黄河铁桥

男篮世界杯身边,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兰州

黄河铁桥

发表于 2001-05-23 12:15

人生何处不相逢。路途中的相遇是美好的,难忘的。
上午九点多钟,从西安坐火车去兰州,上下左右铺的人都不老,都很友好。一个女会计、一个带全家回兰州的军人、一个当过兵当过司机下过海,家在兰州的西安人。那个西安人是一个靓仔,真的像我在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铿锵三人行中听说的,西安的男孩儿长得好看,大大的眼睛,双眼皮,高鼻子,眼星亮亮的,脸形有棱有角的,极有男子汉的味儿。我没有多少话说,多是在看报纸,睡觉,偶尔接接电话,也大概问了一下这些人有关兰州的经济、旅游、住宿情况。半夜,车厢里的客人睡熟了,我没有睡意,坐在车窗前抽烟,看着闪闪的烟火映在黑色的车窗上,里面有一个黄色的朦胧的影子,车窗外一片黑暗。
凌晨两点多钟,列车到达兰州车站。听说温度只有四度,忙把准备好的厚运动衣穿在外面,反正自己是一个人,也不在乎什么形象工程。背着包走出车站,虽然在车上已经有人告诉我到兰州军区招待所——八一宾馆去住好,心里还是有点茫茫然。这时,那个西安靓仔从后面走上来,主动把我送到了八一宾馆,我进去问到有房间,向他摆摆手,他才又坐回的士走了。第二天醒来,我才发现,前夜下车时记在一张小票上的他的手机号码不知到了哪里,联系不上,不能再致电感谢了。几天后,从西宁回到兰州,丢失了身份证,再次遇到他,用他的身份证帮我注册到房间,后来,我们在菜根店把我从青海湖带回的半瓶青梨酒喝了。他叫来小宁,有个美丽温柔的妻子,是他的同学,有个据他说非常好看好玩的胖儿子,才八个月。这个姓氏很少见,不过就是不怪,我也会记住他的。
第二天早上很早起床,总台告诉我宾馆没有干洗房,于是在西安找洗衣房的情景再次重演。在宾馆门口东瞧瞧、西望望,没看到干洗房,谁知就在马路的正对面,还没开门呢。把衣包寄在宾馆门口的小烟摊上,开始了在兰州的第一天漫游。
先是向左行,在一个环境优美的兰州拉面馆吃了一碗有名的兰州拉面。不觉得好吃,吃了几口放下走了。
坐上一辆中巴,准备在兰州海关下,因为黄河在它附近。谁知一路上中巴司机的吆喝声在我听来全是卷着舌头喊的“黄河!黄河”,等着他喊我下车,一直等到一个小时后,车到终点站,让我下车时。面对我生气的质问,司机、售票员以及车站的工作人员都善意地开玩笑,又让我坐返到海关下车。下了车问路,问到一个戴着白布帽的老爷爷,怎么又是听不懂!再问一个,还是听不懂!一着急,打的!这可好,的士绕了一圈停下后,发现就在我问路的前面的路口。
在沿河的柳荫下,与下面翻滚而去的稠浊的黄河水并列前行,看了黄河母乳白色的雕塑,进了有名的水车公园。两个大水车在慢慢地转动,黄河水被大竹筒盛上倒下,一个不会转了的大石磨盘在一个阁楼里静默。最吸引人的是黄河边的飘流艇,叫羊皮筏子。用九个鼓鼓的完整的羊皮吹成。三十元钱才能从水车公园坐到不远处的黄河铁桥。一个筏子可以坐四个人。我在水车公园转来转去,没人愿意坐。想想自己从来没坐过,还是坐上了。划筏子的是一个长得很像新疆人的老大爷。他说,他是第一次看到一个女孩子这么大胆一个人坐皮筏子。一路上他热情地向我介绍兰州,帮我照像。行至铁桥前时,桥前站满了观看的人,对着我指指点点,很让我骄傲,觉得自己真是勇敢极了。但说实在话,确实是没有一点安全问题的。皮筏在桥下岸边停靠,我为老伯照了张像。他很是高兴,告诉我说还有记者给他照过相,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收不到照片,并把他的地址和姓名认认真真地写在湿润的黄沙滩上,我认真会抄了下来。
当天,我就洗出了照片,给他寄去了。我想,他一定会收到的。同时,我还给自己寄了一张八一宾馆内的空信封到学校,以作留念。
在兰州吃得很开心。我是个爱吃的人,特别是爱吃旅途中见到的没吃过的东西。
从黄河铁桥前的大路直走几十米,有一条小巷,巷口堆着几个卖水果的三轮车,巷子窄窄的,可人却来往穿梭。走到近前,见巷前写着西关十字。
走进去,两边是饭馆和发廊。这条小巷一直延伸,到头了拐弯,更热闹。一边是几个餐馆,家家门前热锅热油地炸着我们在商场买的纸包装好的薯片,圆溜溜的,薄薄脆脆的,洒着淡淡的红辣椒粉,真诱人啊!小路另一边是一个个排档。一个透明塑料布撑起一片天地,下面一两张桌一并,向条长凳一摆,就OK了。
溜鱼儿,捏鱼儿,是用淀粉做出来的一些短细的三角面,用一种特殊的泡菜汤泡出来便成了。吃起来,没什么味儿,只尝到汤淡淡的酸味。但这样的面条实在逗人喜爱,半透明的,像三角形的水晶。
我最爱吃甜醅与炸土豆块。甜醅是用麦粒发酵而成的,做法我不知道。看着一大盆一大盆地摆在桌上,我还以为是一种麦饭。要了一碗,才发现是一种清凉饮品。老板挖一勺麦粒在小碗里,举起水壶一冲,水就变成乳色了。喝一口,甜甜酸酸的,甜的多,酸的少。吃一口麦粒,也是这样的味,不过是酸的多,甜的少。老板用大木筷从大油锅里叉上三四只被半锅油炸得金黄的土豆块,放入一个瓷盆,加入一大勺辣椒粉,再用大铜勺从锅里舀起半勺油向里面一冲,滋滋的声音响过,倒入小碗,就是麻辣土豆块了。吃起来香香的,辣辣的,烫烫的,真爽!我爱极了这两样,离开兰州时,甜醅不好带路上,还专门又来这家买了土豆,打包带到了火车上。
从青海南宁回到兰州,又去了一趟黄河边和西关十字。吃了香香的肉夹馒(从西安吃到兰州,我是越吃越爱吃它!在广州天河城还买了一次解馋呢,可惜味道全变了。),在西关十字的另一边的一个小吃城里,四元五角吃了一大碗羊肉泡馒,是我从西安到兰州,到南宁,吃得最舒服的一次。可惜我没有太大的胃,太多的小吃,我只能看看,比如,油炸饼用的料像炒面一样,里面洒着红枣与核桃仁,我还以为是炒面呢,问老板这是什么炒面,怎么吃,闹了笑话。
就在这兰州的最后一个早晨,我第二次来到黄河边。踩着松软湿润的泥土到了黄河水边。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在阳光下变得漫柔随和。两对情侣坐在水边的大石头上晒太阳,一位老爷爷抱着小孙子站在水边,小孙子想把小脚伸进水里去玩。我在水边蹲下,看见岸边的水上浮着一层薄薄的油腻,各种各样的垃圾散布在黄河滩上,让人看了心疼。一切都慵懒而温暖,充满了柔情。而我要再次离开。短暂的来,快速地去。本就没目的地来,也没目的地去。去了,再来便是无期。一生那么短,有的地方怕是一次也没有机会去,又怎么会有多少机会再来这里几次呢?我是过客,没有归程。。。
我希望我从西藏返回时,能走青藏公路,能再回来一次。不是为玩,没什么太好玩的。是为吃,兰州的甜醅、薯片。。。还可以在兰州大学门前的非凡网吧上网,西关十字的晨星网吧上网。。。对了!还有香脆可口、价廉物美却不易运出去的早熟梨(我还以为它叫枣树梨呢)巴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