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降温了美洲杯集团

  既来之则安之,对于我来说这种机会并不多,所以我还是要求按原计划行事,冷就冷一点,身体遭点罪而已无所谓的,于是我们快速的换上了装备,他还给我套了件很大的外套在身上,让我觉得自己很滑稽,管他的只要不被冻着那里还在乎形象,于是我们背上装备和食品一路狂奔到岩壁的上方,这岩壁首先要从上往下降,然后才开始攀爬。

美洲杯集团 1

  11月4日早上,我和孙老师10点才从北京美洲杯集团,出发,北京降温了,一夜之间好象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路上我看到了落叶飘零和漫天黄沙,风大得让车都有点摇晃了,12点多的时候我们到了攀岩胜地–白河。他先下车看了看情况,一会儿就被风吹回了车里,告诉我外面很冷是否考虑回撤。

  在等待他下降的过程中,我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完攀这条203米的大岩壁,毕竟有两段达到了11a的难度,但是很快他就在下面喊,我已经安全了,抓紧时间下吧,我只有硬着头皮顶风下降了,双绳,第一段下了40米左右,然后第二段接近60米左右,在第三段的下降中风几乎把我刮到山的另一边去,他死死的拽住绳子的另一头,我感觉到风的阻力让我无法下降了,绳子也在我和他之间拉起了大大的C字,感觉他像放风筝一样拉着我,还一直在催我,快点光腿,别在下降中耽误太多时间,可是我真的被妖风吹晕头了,冻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我们花了接近一个小时才下降到岩壁的起攀地点。

  在快速的喝了一点水以后,马上准备攀爬,时间不允许我们多耽误一分钟。他受过系统训练一切都显得有条不序,对于我这种平时喜欢磨磨蹭蹭惯了的人,本来就是一个挑战,我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我迅速的做好了他的先锋保护,第一段5.9对于他来说很简单,他的速度也很快,因为我使用的是他的保护器,送绳非常的不习惯,我跟不上他的攀爬速度,被他一拉,冰冷的手搽在了冰冷的岩壁上,磨破了好大一块皮,流了不少血,好痛好痛直到现在手都还在发炎。

美洲杯集团 2

美洲杯集团 3
从他痛苦的表情就看得出风有多大

  山顶上的风大得吓人,几乎把我刮走,我告诉他这样能爬吗,他说如果确实不行我们就能爬几段爬几段吧,反正都来了,于是他快速的拿出绳子,整理好快挂,才发现我居然把保护器忘车里了,这在攀爬当中是很忌讳的,我虽然是第一次犯这错误但是这让我感到有点沮丧,于是他把他的保护器给了我,他用半扣下降,他先下但是风把他扔下去的绳子很快的刮到旁边的一平台上,他无法继续下降,只有去平台把绳子整理好,然后在继续下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