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面人物常常是正宗大学的中文系学生活动中心

其一,中文系素有正统性格,有些瞧不上门类艺术或者笔记野史。有个说法值得警醒:他们搞审美的搞野史的,都是在中文系混不下去的。或许有道理,问题是随着这种态度而来的,是对当代文化,对杂乱现象的冷漠处理。中文系历史确实辉煌,但我们需要知道,所谓中文系的大师:梁启超、鲁迅、胡适等等人物,也都不是正宗中文系毕业的。他们的知识结构也可以说是杂乱的,不是今天所谓的文学教程那样齐整。

常听到一个观点:说话注意藏拙,尤其不能得罪大多数。把责任归给少数人,讲明大多数人无辜的。这个题目,可以不夸张可以收敛,但如果每个人都认为所谓错误是少数人犯的,所谓文革是那四个混帐做的,那我真是在心底里悲哀。

这个所谓说人家,其实是在自我反思:我不能犯的毛病。这样说来:一,不能故做正统,知识结构杂乱反而有生机;二,教学一定沟通,没有交流所谓学问也就空了。

活动中心,其二,中文系需要人格魅力。北大中文几乎成为精神象征,无非是因为大师为学为人都立的住,也是因为学生教师课上课下交流极多。而目前看,中文教育和大部分大学学科一样,学生和教师的距离越来越远。

从这种自我剖析自我反省的态度看,确实鲁迅先生要高近代人一筹。

也许我们可以归咎于个人,但真细细观察后发现,这一代中文学生的读书自学风气确实在下降。

但为什么越年轻的中文学生越没有那份倔强了呢?

地方文化、媒体,甚至官府,头面人物常常是正宗大学的中文系学生。以小子的观察看,尤其是80年代毕业的这些人物确实挺牛。知识结构有个系统的逻辑,理解事物很快,也留着几分理想主义的气质。

这个思路想的话,民俗学或者人类学
或者社会学的确有它很宝贵的地方:就是师生关系的亲近。因为每个学期的调查,确实亲近很多。

当然可以说是大环境。但如果允许 胡乱猜想的话,倒是有些事可以说:

小子确实不能接受这种思维。太多灾难和问题因为这种思维一再出现。我自己身上有很多问题,我也不相信有圣人,每个人都是有毛病的阿Q。犯错误的常常是大多数人。每个人都愿意自省
都愿意自我反思,这样走下去的文化人,才值得我钦佩。

单说审美,我们所谓大师那代人其实秉承着传统文人的审美思维。比如琴棋书画
六艺皆通,哪个秀才不懂得音律书画呢?越来越年轻的学生,却对电影电视音乐这些文化缺乏基本的审美判断。那么如此出来的学生,即使背熟了文学史,又有多少分析具体问题的能力呢?

有人问我,新闻如何能写好,文笔怎么能好?小子说道,看点书吧。我听到的回答居然是:大学四年我没看过一本书。要知道,她可是刚毕业的中文系学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