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是暑假一个多月的自家菜地里的劳动

活动中心,溜级  北门校之37    秋季开学报名时,到不是到由初二(1)升级的初三(1),而是到由初一(1)升级的初二(1),我溜级了。  其实我不想多读一年初中,将来读县高中或中专的。恢复高考的名气一点点在县城内增加分量,中专生包分配直接参加工作的诱惑也不算大,对我来说。特别是暑假一个多月的自家菜地里的劳动。种菜是个细花活儿,劳动量不算大,最重的是改善土质的挑大粪浇地,以前是挣工分,混日子吧,现在是为了自已的菜园,每次小半挑到大半挑,最终勉强能够挑完整的一大担,是一个假期的锻炼。我家分得的菜园有三块,临近河堤小河沟边,二分多地,那是差地,沙质土,以前是队上的果园,瘦弱不堪,基本上以大粪肥农家肥料为主,铺底增地力;还有一块在小队屋西侧,以前队上猪圈旁边,是最肥的一块地,熟地,以前出猪牛粪时时,常常直接倒在这一块地上的;还有一块,在小河沟西边,四队水田坎下,四队住家户的一口墉边,地寒水涝,不算好地。松土,除草,拾石子,翻土,打碎,开沟,留垅,每天如绣花样的打理地,当你看到菜园子细细土壤如面包样,一块块平整绵密,土细如粉,色深如墨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油然而生一种成就感?还是自己看着一场属于个人的田地,在精心照料下变换成心目中的模样,达成理想的满足?都有一点吧?  向家,我寝室后窗一路之隔的向吉荣家,六口人五个劳动力的,仅仅是几个月的分地到户,前几天买回了一架电视机,那是马家菜园子第一台呢。以马家命名的地域,竟然不是马姓人家第一个坐在家里看电视,是不是一种耻辱?有一点兴奋,有一点耻辱,也不一点激愤,更有一点向往。这样的情况,在我回家菜园子后,也不是难以达到吧?父亲工作二十余年了,工资才三十四元钱,一些刚刚参加工作的,如三叔,每个月是二十九元五角的。据说,隔一两年都有调动工资的名额,是五抽一或四抽一,由大家评选,一级五元。那得什么时候才能升级到县委书记一样的工资啊,听说,也才六十多元呀。可是,菜园子在我们打理下,向家仅仅几个月,就购买回七百元以上的电视机一台,近五百元的自行车一架。每天晚上,菜园子很人聚集在向家大院坝里,一排排椅子整齐划一的陈列着,几盘瓜子茶杯摆在正中,地炉子上架着一壶水,吱吱叫的水壶一响,自然有人去提起,倒于开水瓶中,茶叶一点味也没有了,可没有人注意,都盯着秦腔唱戏的。那是唯一能够收到的陕西电视台节目。  菜园子摆弄好了,每天早到的邻居,在等向家晚饭吃毕,电视搬出来前,闲聊起自己的菜地,应该种植什么,怎么施肥除草,什么菜种,如何治虫,今年收入怎么样。谈论起参加工作的人,每月收入二三十元,怎么比得上我们自如自在?虽说他们旱涝保收,坐办公室喝茶就有工资,但我们随时到地里扯一把菜,上街就是一元钱咧。明年,应该可以购买一台小电影的。比向家这一台大一点吧,这台是十二寸的,太小了。小电影,几十人集中在院子看节目,不就是看电影么。虽说小了点,可毕竟是平时想看也看不到的呢。  每天背起那把三斤半,沉重坚实的锄头,我一步步走向菜地。父亲从汇湾区回家,对我说,溜级吧,再读一个初二,好好念书,争取考上一个小中专,早点拿工资。就这样,我离开了熟悉的班级,来到原来教室上方二楼,冯老师家门口,报名。与我一块的,彭卫东,比我小三天的同班同学,父亲是一个包工头,刚刚承包了县里的建筑队,正在外面挣大钱,他一心一意想早点毕业,跟着父亲到建筑工地上去的。他父亲要求,溜级,必须考上县一中,当然最好是中专学校了。那是比县一中分数线更高一层的学校,能够毕业就拿工资的。无奈地走到冯老师门前的我们,静静地站着,三十多岁的冯老师坐在楼梯口,一盆衣服浸泡在脚盆里,搓板斜斜伸入泡沫里,一块肥皂在搓板末端一个小方块形洞里。彭卫东说,冯老师,我家有很多吊瓶盖,听说把它们齐齐的钉在搓板上,洗衣服特别省力。冯老师笑笑,慈祥温和地看一眼他,说,为什么要溜级,为什么到我们班?彭卫东抢先说,听说冯老师管班最好,是学校最厉害的班主任,我们就是管不住自己,才没有完成作业,今后在冯老师的指导下,一定好好学习,努力完成作业,争取考试成绩步步提升,进入班上前几名。瘦瘦的彭卫东,大义凛然地说着,又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冯老师,问我们可以进教室了吧?我一点也不知道,彭卫东是如此眼尖心灵,把话说得花团锦簇。冯老师一一问过几门功课成绩,平时作业情况,又要拿出暑假作业给她看。几乎一个字也没写的我,几乎没有一个空格的彭卫东,就这样进入了初二年级一班,再次经历初二功课的学习。  报名费五元,是过去两倍。高二年级毕业了,初三年级搬到大门以东教室,成为初三部;大门以南教室是初一初二两个年级。    北门校之一  入学  北门校之二  典礼   北门校之三  寝室   北门校之四  同桌   北门校之五  弹壳  北门校之六  竹人   北门校之七  电视   北门校之八  故事   北门校之九  北坡  北门校之十  堰渠  北门校之11  暑假  北门校之12  校长   北门校之13  武林  北门校之14  第一  北门校之15  晨练   北门校之16  出走   北门校之17  双基  北门校之18  跛足  北门校之19  地主  北门校之20  挤油  北门校之21  社员  北门校之22  飞帽  北门校之23  蝴蝶  北门校之24  脚印  北门校之25  赛事   北门校之26  拳头    北门校之27  借书  北门校之28  链枪  北门校之29  贼意  北门校之30  弹弓  北门校之31  桥下  北门校之32  两分  北门校之33  夜色  北门校之34  大水   北门校之35  钓鱼  北门校之36  小抄   北门校之37  溜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