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潘金莲是被逼嫁给武大郎

活动中心 1活动中心,潘金莲影视剧形象
天资聪颖的潘金莲本就很风流,嫁给武大郎之后,一直埋怨武大郎的”三寸丁枯树皮”。武大郎身材短矮,行为猥琐,木讷老实,不会风流,一个倾国倾城的极致美女嫁给一个最丑最不解女人心的猥琐男子,矛盾会越积越多。于是,当清河县几个奸诈的浮浪子弟经常到武大郎家调戏潘金莲的时候,潘金莲就和浮浪子弟勾搭上了。真的是浮浪子弟所说的”好一块羊肉,倒落在狗口里”。被逼无奈,懦弱的武大郎带着潘金莲搬家到阳谷县紫石街,过上一段平静的生活。
几百年来,随着《水浒传》的推广,潘金莲一直是生活在戏剧舞台文学作品市井百姓茶余饭后颇受争议的坏女人样板。潘金莲其实并不坏,却因为貌美,自小便在清河县大户人家做使女,受尽欺负和凌辱,很是不幸。
当武松打虎之后来到阳谷县当了都头,找到了武大郎。潘金莲就暗叹这世道很不公平,武松的雄壮相貌和武大郎一对比,潘金莲就更加讨厌武大郎了。于是,潘金莲就多次勾引武松,对武松动了淫欢之心。因为,在潘金莲心中,只有帅哥才是最可靠的男人。也只有帅哥才配得上美女。风流的潘金莲为了有帅气的男人,连叔嫂的伦理道德也不顾了。可见,潘金莲对男才女貌看得很重,对丑陋的武大郎早就心中十分厌恶。只是,武松不但没有被潘金莲的美色所动,反而劝说了一番,从此叔嫂关系闹僵。潘金莲渴望强壮男人实现叔嫂偷情的欲望破灭了,又一次闹情绪疏远武大郎。这样一来,淫棍西门庆便乘虚而入,在王婆的安排下成功地勾搭上潘金莲,实施了通奸并毒杀武大郎。
真所谓一个有情一个无意,武松心中,潘金莲永远是他的嫂嫂,武松绝对不会与情义深重的哥哥武大郎的老婆偷情。武大郎虽丑虽老实木讷行为猥琐,但武松自小父母双亡,是武大郎又当爹又当娘,一手抚养长大的。这种恩情武松一辈子铭记在心,他与兄长武大郎的感情不受美色和屈辱而有任何的改变。
武松本是清河县人氏,在家好打抱不平,因先前在家乡打死一个恶霸,怕吃官司,远离家乡,投奔河北沧州,在小梁王柴进府中避祸。武大郎靠卖炊饼为生,武松离家两年,时刻挂念兄长。就在那年九月间,宋江因杀死阎婆惜,他逃到柴进府中避祸。宋江路过阳谷县时,路遇武大郎,带口信给武松,说清河县的命案,因无人作证,不了了之,武大郎已搬家到阳谷县,等武松到阳谷县相会,以求兄弟团聚。武松得知兄长消息,归心似箭,第二天就辞别柴进和宋江,赶奔阳谷县寻兄。也因为寻兄心急,所以武松才不管”三碗不过冈”,也因为急于赶路,才会在景阳冈打死猛虎。所有这些都可以看出武松与武大郎的情义是十分深重的。
武松来到阳谷县,与武大郎兄弟见面喜出望外。武松因为景阳冈打虎有功,做了阳谷县的都头,这时候的武松一心想报答兄长武大郎的养育之恩,开始没搬到武大郎的家里住,后来,经不住潘金莲的殷勤劝解,也为了多陪伴武大郎,就搬到武大郎家居住。
而潘金莲,原是清河县里一个大户人家的使女,年轻貌美,能弹琴,善歌舞,很有文化素养。只可惜她只是一个使女,伺候大户一家人,大户和他的儿子见潘金莲有几分姿色,便不断纠缠着,要逼她并企图强奸她,可怜的潘金莲去告诉主人婆,意思是不肯依从,那个大户以此记恨在心,却倒陪些嫁妆,不要武大郎一分钱,硬把潘金莲嫁给武大郎。潘金莲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很不情愿地与武大郎走在一起,心中虽是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嫁给武大郎后,算是过上一段平静的生活,可平静中却起了波澜,突然间一个打虎英雄来到家中,她把武大郎的丑陋与武松的强壮魁梧想对比,一下子就迷恋上武松了。
只是,武松重兄弟情义而不重美色,因此,武松在潘金莲面前,完全是叔嫂关系,即便是喝酒吃肉送衣服,都是尊重并照顾家嫂而做的事情。于是,喝了酒的潘金莲有意与武松偷情,而武松坚决拒绝,潘金莲不满,武松有了警惕心。于是,武松要出门办公差,临别前郑重嘱咐,要武大郎晚出早归,怕潘金莲出轨,怕武大郎势单力薄。当武松得知兄长武大郎不幸去世的时候,泪流满面,立即摆出灵堂,披麻戴孝。
所有这一切,都可以看出武松与潘金莲对待武大郎的不同态度,武松是为报答武大郎的养育之恩千方百计寻找武大郎,兄弟感情十分深重,因此,武松心中,武大郎是最可亲可敬的。而潘金莲是被逼嫁给武大郎,她厌恨武大郎的丑陋和老实木讷,不会风流,心中总是不情愿也总是想寻找个强壮魁梧的男人做依靠,因此,武大郎在潘金莲心中,根本不存在感情,她心中的武大郎极不喜欢十分讨厌,因此,潘金莲才期望红杏出墙,才会企图勾引武松实施叔嫂偷情。
也正是这两种不同的态度,导致志不同道不合,潘金莲有意勾引,武松极力拒绝,最终无法实施叔嫂偷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