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没时间徒步了

尼泊尔所有的酒店都是我事先通过AGODA订的,预付了所有的费用,但ALIM告诉我,
我订的酒店离LAKE
SIDE有7公里远,玩起来会有点不方便。但他会每天天黑之前就送我们回酒店,晚上让我们别再出来,他一早会来接我们。这样会比较安全。果真,车子开了很久才到达这个四星的酒店,酒店的环境还不错,推开阳台的门应该能看到雪山景的。酒店的外面是农田,倒也幽静。花花似乎对这里的条件有点不满意,皱着眉头,四处打量,
但又怕说出来我会不高兴,只好用沉默来**。我装着没看见,催促她快点收拾。

CHECK IN
后来到候机厅,ALIM和我们不是一个航班,早我一步已经等在大厅了,他看到我们向我们招手,快步走过来。低声跟我说,你看到那边坐的一群喇嘛吗?我暗吃一惊,快速的朝喇嘛聚集的方向撇了一眼,大概7,8
个喇嘛。ALIM说,别紧张,我已经和他们聊过了,他们是喇嘛,但是尼泊尔人,不是藏人,放心,尼泊尔喇嘛不会闹事的。虽说如此,我仍不敢大意,拉着花花找了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戴上墨镜,压低帽子,感觉自己像是地下党。

ALIM带我们来到他住的GUEST HOUSE.
这里的每个旅馆都可以称作花园饭店,这么随意的GUEST
HOUSE都掩映在花丛中,简单干净的陈设看起来那么舒服,10美金的房价更让我后悔当初的决定,要是过来再订酒店就好了。嗨!我还不能说,花花的眼睛里的向往已经开始不加掩饰了。

有点舍不得的离开FISHTAIL
LODGE,嘱咐ALIM帮忙联系看明天是否有空房,有就一定搬过来,也不管亏了多少钱了。

FEWA
LAKE靠山的一边有个花园别墅样的建筑很是独特,独立拥有湖对岸的一片森林,有些脱尘出世的味道。
ALIM告诉我那是FISHTAIL LODGE, LAKE
SIDE唯一的高档酒店。酒店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个绳索浮桥,每次只能容纳10个人通过。所有的车子只能停在湖这边。我一听就大呼遗憾,我最初在AGODA上就是订的这个酒店,但后来被告知没有空房了,最后才改订其他酒店的。今天看到这个酒店这么漂亮,真的后悔没早点订房。不管怎么说还是过去看看。

登机是靠各个航空公司的人自己在登机口喊的,时间没个准,我生怕听不清楚他们喊登机,不得不拿着登机牌在登机口徘徊。时不时的亮出登机牌问门口的工作人员。估计到后来他都认识我了,看到我就跟我友好的笑笑,摇摇头表示还没到我们。终于轮到我们了,男女分别从两个小门进,有个女地勤随便在我身上摸了摸,就放我过去了,外面等着我们的是一辆破旧的公共汽车。车子晃晃悠悠的开到了停机的地方,从外观看,机况还不错,唯一的空姐,在飞机外面迎候客人登机,登机的梯子只能供一个人上。LP说去博卡拉乘机时要靠右坐,
有机会看到雪山,回来靠左。可能是飞机太小的缘故,一路颠簸的非常厉害,真佩服那个空姐,在那么颠簸的飞机上,一个人要服务所有的乘客,送一次毛巾,送一次小食,送一次饮料,再收一次垃圾,基本我们就该降落了。仍然是云雾缭绕,无缘雪山真容。

加都的国内出发厅比起国际厅更为破落,如果说国际厅是小镇上的长途车站,那么国内厅就是偏远地区的公共汽车站了。称行李的是个一人高的古老大称,
指针有成人的小臂那么长,想来是不需要称的十分准确的,毛估估就行了。经营国内航班的除了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其余4,5
家都是私人的。全是二十几座的小型商务机,机况都还不错。

ALIM在博卡拉长大,当地有不少朋友,他带我们来到了一家他朋友CHRIS的小餐馆,土坯的房子,茅草的顶,他说这里有几十年的历史了,非常受游客欢迎。在博卡拉几乎所有的游客都喜欢坐在餐馆的外面。边看街景边喝酒聊天。因为是熟人,CHRIS自然很热心的安排了店门口最佳的一个靠土坯边的位置给我们,更热情的推荐了他们的拿手菜,土豆加煎鸡蛋,香蕉煎饼,蔬菜色拉,饮料咖啡的一大桌,
可怜的花花拿着刀叉,
却望着满桌乱飞的苍蝇,尴尬的无从下手。看着邻座的女孩满不在乎的和苍蝇共享着一块煎饼。花花也只好硬着头皮,一边驱赶着苍蝇,一边品尝美食了。好在食物本身没有令人失望。

ALIM早我们很多到的,一直在门口等我们,第一次坐飞机的他有点兴奋,平时他都是自己开摩托车从加都来博卡拉的,要6,7个小时的时间,今天只用了半个小时,他开心极了。况且他就要看到他的养母和小妹妹了,他有点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他的好心情也影响着我们,暂时的把危险抛在了一边。ALIM
说在我们到达之前,他已经和当地的警察了解过博卡拉的治安情况了,说完全没问题,
让我们只管放心的玩。我有点感激的拍了拍他的肩,告诉他谢谢他。

一切照计划进行。今天去博卡拉。在去机场之前,我把ALIM拉到一边,严肃的告诉他事态的严重性,在博卡拉一定要避开藏人聚居区,路上大家都用英文交流,花花尽量少讲话。ALIM
看着我们严肃的样子,也认真起来,他保证一定做好安全工作,防范一切可能发生的危险。
花花更是紧张的一句话都不说,本来一直保持的优雅的微笑都变的有些僵硬了。我不得以戴了个黑色的登山帽,本是准备徒步用的,估计没时间徒步了,权且用在这时吧。ALIM开玩笑说看上去不太像中国人。我听了心里很是惭愧,什么时候这么直不起腰做中国人了。但为情势所迫,还是安全第一吧。

从LAKE
SIDE回我们住的酒店,不知是否是由于天黑的缘故,还是心里问题,总觉得回来的路比下午走时要远了很多,怎么车开了那么久还没到酒店呢?本来就荒凉的道路两边现在看起来更是漆黑一片,我和花花都不说话了,但心里都在犹豫换还是不换酒店。好不容易到了酒店,白天就很空荡的酒店,现在除了前台的一个服务生之外更是空无一人,
我拉着ALIM,不安的询问这里的治安状况。他说这是政府投资的酒店,安全一定没有问题。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和ALIM再见准备回房间,服务生突然叫住了我们,告诉我们这里晚上要停电。他给我们了一张时间表。本来是知道NEPAL电力紧张,经常限电的。但在加都时,酒店都有备用电,从没停过电。可这里有灯都觉得有点害怕了,没电了还怎么住啊!
可现在还能有什么解决办法呢。只有拿了应急灯回房间。

2008年3月31日, 晴, 加德满都-博卡拉

仔细回想这一路,无论是吃尼餐还是西餐,都觉得口味非常好,价格更是不用说的公道。或许是由于当地的多是西方游客的缘故,西餐做的尤为正宗,特别是西点,有专门的德国BAKER,
真的味道好极了。一路上我们就没有为吃饭发过什么愁。
对我们两个酷爱美食的馋猫来说, 这也算是一次美食之旅吧!

浮桥其实就是一块方的木板,酒店的服务生拉着一根跨湖的绳索往返运送游客。漂荡在湖面上的浮桥与其说是一种交通工具,
倒不如说是FEWA LAKE上一道风景。那么的恰到好处,那么的悠然自得。

我理解花花的不安情绪,但为了掩饰自己同样的不安,也为了给她宽宽心,我只好嘲笑她的胆小。她气的不理我了。电如约停了。躺在漆黑的房间里,我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ALIM的电话,告诉他我们明天换房,首选FISHTAIL
LODGE,没有,就选其他任何LAKE
SIDE的HOTEL。ALIM问我们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我说没有什么,就是太远了。他答应明天一早帮就帮我们安排。

车子越靠近LAKE SIDE, 周围的环境越漂亮, 路边花团锦簇,绿树成荫,ALIM
突然指着前面的湖水告诉我们那就是FEWA
LAKE了,终于看到了这个传说中倒映着鱼尾峰美丽身姿的宁静湖泊,来之前很多次想像费瓦湖的样子,都因为缺乏想像力而放弃,今天看到了,它真的没有让我失望,平静的湖面,壮丽的山景,美丽的村庄,除了隐藏在云雾中的鱼尾峰让人略感遗憾之外,我们想要的都拥有了。
沿湖的商店HOTEL一家挨着一家,旅游业的气氛像加都的THAMEL一样无所顾忌,但有费瓦湖的映衬,无形中让这里的一切显得那么恰到好处,甚至有些脱俗了。我一眼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博卡拉的机场在雪山脚下一块平坦的土地上,像是刚下过雨,
地面被冲刷的很干净,绿色清幽的环境让我们的紧张情绪缓解了不少,候机厅仍然很小,但看起来比加都的要干净清爽很多,这才像度假的地方。

酒店的热带花园郁郁葱葱,青石屋顶的客房散落在花园的各个角落。
我们坐在可以看见湖景的花园,品着香醇的咖啡,眺望远处的群山,群山的后面就是被云雾包裹的FISHTAI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