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1.35元/斤买了九斤苹果

1990年12月9日 星期日 晴

现在发觉,和非同班同学交朋友也不容易,哪怕大家才认识不久。费了点工夫,说我“胳膊肘朝外拐”也罢,终于和在杭州读中学的宁波女孩、一班阿熊登上了去新建的bus,这趟车害得我们几乎在北门外等了一个小时。

新建县城依然尘土朝天。买了两张挺漂亮的新潮圣诞卡,邮局里卖纪念邮票的家伙今天休息。

此行另一重大任务就是买水果。经过一番费尽心机但又饶有情趣的计价还价,我以0.9元/斤和1.00元/斤的价格共买了七斤香蕉,以1.35元/斤买了九斤苹果;阿熊也买了十多斤。结果,当我们气喘吁吁地长途跋涉到达汽车站的时候,已经意识到成为地道的挑夫了。

地上都是石灰和土面,只好将水果袋抱在怀里或轮流提着。这回比上次还惨,一等就是半小时,bus还是杳无踪影。

正午的太阳透过厚重的云层泛出懒洋洋、湿漉漉的光,所谓的“淡水太阳。”已值初冬,却被晒出了汗,也许还有累的因素在内吧。脊背上像有好多小虫子在爬。

美洲杯身边,已过了12:00。依旧无望地等待着,以后再也不想来新建了。

总算拥上了车,拥挤程度无法言喻。最后实在提不动了,只好把一兜水果托给了在座的一位素不相识的学员。

下了车走一段歇一会儿。等我们径直奔向饭堂的时候,手臂都要断了,一袋的苹果似乎都要从手中滑落,在地上洒嘣出来。

相关文章